2017-02-14
找回时光和记忆

 

找回时光和记忆——-这是中国杭州“北山之夜”照明设计的主题。北山街,是西湖边的老街,非常富有文化气息的一条街道。

街道是有生命的,因为它提供许多人工作学习、愉悦人生的地方。维系这样的人生,必须与环境有机的结合。设计和日常生活是联系在一起的,要使设计现实化,贴近生活,就必须不断来往于日常与非日常,现实与非现实之间。

最近,主管部门组织“民国之夜”,美女帅哥穿起旗袍长衫,穿越时光,把街道的历史记忆定格在二十世纪初的时光里。民国时,北山路曾被改为“静江路”,因为当时的浙江省政府主席张静江就居住在街道的葛岭山上。新中国成立后,“静江路”的路牌换成了“北山街”,1964年改称“环湖北路”,现在挂出的路牌是“北山路”。

 

 

一部民国史,半部在浙江。浙江人杰地灵,民国时期达到了空前的高峰。北山街就像一个舞台,承载了百年的中国梦。1919年5月5日。美国著名哲学家杜威下榻北山街,5月7曰,在杭州作演讲。可见“五四”运动时期西方的各种学说在中国的传播。1923年,蔡元培不满北洋政府的黑暗,辞去北大校长之职。闲居在西子湖畔的北山街旁。1929年,中国卫生 “第一所”——浙江省卫生试验所,在这条街上亮相。1930年,浙江省国术馆在这条街上亮相。首届西湖博览会工业馆,寄托了前辈富民强国的凌云壮志;秋水山庄,演绎过壮烈凄美爱情的故事;穗庐留下了巴金老人的珍贵“手迹”。一条长仅千余米的北山街,风光绮丽、蜿蜒漫长,有许多历史建筑遗迹,菩提精舍,静逸别墅、抱青别墅,等等,保留着古朴的原貌,串起许多萦绕人心的魂梦。岁月如流,往事如烟。重复着昨天的故事,继续着大国的梦想。

所以“北山之夜”,非常关键在于敬畏历史,敬畏自然,敬畏生活,把握、提取有价值的和有意义的内容,运用到光影中,反过来又充实到人们的生活,给人们带来美的感动。在这个提取过程中,由于每个游客的生活时代不同、内容不同、环境不同、感受不同,需要化繁为简,用心感悟,正是这些不同,才能满足不同人的需要。

我住在西湖的另一边。记得,深秋的黎明,阳光穿过树枝,照射在金黄的沙沙的落叶铺成的地上,湖面悠闲飘逸的天鹅顺着荷叶游弋。早起锻炼的,写生画画的,恬静行走的,幸福呢喃的。每个人在里面,都是一幅美妙的画。夜晚,汽车尾灯穿起的光影让你感到夜的迷离,街道喧哗。这世界变化也越来越快,每一天都是不同,每一夜都是崭新。昨天“六一”听电视说脱口秀—–玩具。说80后的女生小时候都有个芭比娃娃,过六一要为芭比娃娃买鞋子、房子、皮包和汽车,觉得女娃娃挺“琢”的。现在有钱的老头子也养几个女娃娃,给娃娃买鞋子、房子、皮包和汽车,只不过女娃娃是活的,还能生小娃娃。

玩具,不知谁玩谁。但感觉到从民国到现在,就在别墅里,就在风月中,就在故事里,就在现实中。生活,节奏越来越快,人们活在竞争中,争分夺秒,争权夺利。享受生活,却越来越觉得没有生活,越来越追忆终将失去的青春,日子清淡如水,没有值得回忆的往事,一眼望到了底。只有敏感到时光流逝的人才有往事。如果可以,我愿立成一株梧桐,静看季节的变化。时光里找寻,那段绮丽跌宕的记忆。记忆里回望,那段执着信仰的时光。

有些记忆,不曾提起,永远也不会忘记。建筑需要灯光,灯光追寻建筑,设计中包含喜悦与美的发现。美,源自于对生活的留心观察和悉心探索。把心灵深处的感觉展现出来,照亮更有活力的街道空间。这种感觉,我想就是照明设计所追寻的个性,触摸着本初的人性。

光影中,我写下如许的文字,未必是诗,只愿串起风情,留在记忆中。那年夏天,蛮风光。

 

 (一)

—–北街梦寻

远远的街灯明了

泛起串串涟漪

仿似隧道

带我穿越

岁月

 

(二)

—–蓝调风情

你在右岸

还是那般味道

清纯似龙井

浓烈如蓝山

不曾忘记

那些年

(三)荷塘月色

月光下

荷塘边

俏皮的脸

黑白眸

梨窝浅笑

醉了

 

 

 (四)

—-抱青别墅

四季最浪漫

该是梧桐叶落

夕阳余晖

映衬

抱青别墅圆拱的倒影

洁白长裙

环绕

心中那最美好时光

执子之手

慢慢变老

 

(五)

—–桥头码头

白娘子柔情似水

化雨,洒落凡尘

许公子撑起阳伞

上前,这厢有礼

一面,一念,一生,一别

从此相思

斯人在哪,码头念头

回头是岸

(六)

——墙里秋千

你我约定,今生

永远是最好的朋友。

想你,我就会来这条街道。

那个夏天,天湛蓝,荷花飘香,

你那长辫子荡漾在眼前

白墙黛瓦、左右寻觅

雷雨骤起

风雨中分不清你眼中是泪还是雨。

回忆,留在风雨中

街道换了模样

你还好吗?